ca88亚洲城app

————缪竞红谈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自动化产业如何实现再增长

        今年1~5月份我国对欧出口增速为-0.8,下降较为明显;国内第一季度基础设施增长为-2.1%,制造业1~5月份投资增速为24.5%,也有所下降;伴随投资一同放缓的还有消费,今年1~5月份,无论是名义消费增长还是实际消费增长,都有所放缓……人们一直议论的经济低迷在今年1~5月份的增长数据中得到印证,或许在欧债危机和内需缩减的情况下,经济增长放缓确成不争事实。那么我们企业应该如何面对?如何在市场蛋糕日渐缩小的情况下另辟蹊径?面对着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还猛烈的风暴来袭,生存还是灭亡?“No Surprise,这仍然是一个机会。”菲尼克斯电气中国公司市场部副总监缪竞红在谈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自动化产业如何实现再增长时表示:“这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经济也必然是呈波浪式前进或是螺旋式上升。在中国工业转型期,工业自动化市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菲尼克斯电气中国公司市场部副总缪竞红

菲尼克斯电气中国公司市场部副总缪竞红

        记者:从当前的各种经济迹象来看,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成定论,有人认为一是中国经济过剩,二是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您对此有何看法?
  缪竞红:从过去十年平均10%的增长率到未来我们预测的7%左右,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确已成事实。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们已经非常明显得感觉到了,而且是一个骤然放缓的过程。这期间很多自动化的主导市场都出现了滞胀,项目被临时取消的现象严重。针对中国经济过剩论,我想就自动化产业相关的三个行业的表现进行说明。
  一是风电。当前风电行业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产能过剩和技术壁垒等方面,导致了风电行业短期内的增长是基本停滞。但是中国对于绿色能源的长期需求不会改变,中国风电占总发电量的比重还不到5%,与风电发达国家的20%以上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国风电资源还很丰富,风电行业未来一定会继续发展。
  二是冶金。国内冶金行业也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但是契合着中国的特色:先使其出生,再为其发放准生证,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较多的成本投入,所以很多延伸的项目在这种妥协下还在继续运作。但是在这背后的产能已经远远超过了实际需求,即使把国际的市场需求加进来也已越界。因此冶金自动化市场的增长停滞势在必然。
  三是汽车。当前中国的汽车保有量已达两千万辆,如果考虑到农村市场和城市第二代车的更新,需求还是存在。但是对比产能来讲,高档车一直是供大于求,同时在结构方面可能有一些高产能的车辆并不在高需求的点上。这个行业既存在产能过剩问题,同时也存在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当然对于像烟草这样的特殊行业,它也是自动化应用的重要市场,但是受经济环境波动影响并不太大。总体来说,经济过剩肯定是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之一。
        关于刘易斯拐点到来的论调,我们也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确实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时代的过去,人工成本在近年来以10%~15%的速度增长,是高于GDP的增长速度的。从供需的角度上来看,供应量减少时必然会提升价格,所以有价值的劳动力已成为一个缺口。生产力的主要因素缺乏,必然造成经济增长缓慢,这也是有道理的。

 

         记者今年以来的经济增长放缓,这个已是不争的事实。从菲尼克斯电气的微观角度来看,这种增长放缓对于自动化产业的影响,在您看来它的表现有哪些?
  缪竞红:基于产能过剩还在扩产的现实和人力、原材料等价格的上涨,导致无论是非理性投资还是理性投资,都会整体减少,那么市场蛋糕的增长规模将减少或是原市场缩小,必然会出现激烈的企业竞争。在有限的市场份额内,对于每一笔业务,企业都要付出比以往更高的代价。在产品成本增长,市场价格下降的竞争过程中,第一个表现就是所有的自动化企业,包括其它行业企业的生存空间缩小,从而对投资未来创新性的研发等促进发展措施的资金将比较紧张。
  第二个表现是品牌定位向深度、广度拓展。在业内我们看到诸如西门子等原来定位高端的品牌在产品方面进行“下沉”,不断推出更加经济型的产品;而本土企业或原来定位中低端的品牌则在向上拓展。他们都希望在这个立体的市场蛋糕中,向深广度拓展,进行“上下求索式”的发展。
  第三个表现就是区域转移。中国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市场,例如一种新技术进入中国市场之后可以在整个疆域之内消化很多年,前5~10年在东部的经济发达区,后几年还会在中部、西部进行流转,三轮下来一种技术在中国存在十多年是很正常的现象,只要把握好市场的节奏,发展空间还是可观的。所以在这个竞争过程中,很多企业将会从具有优质客户资源的东部,把自己的资源、生产基地等向中西部转移,这也是现阶段经济放缓后整个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DividePage:NextPage]

      记者:中国走过了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可能当前的经济放缓也是规律所在,这种发展在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德国等都已经经历很多次了,但是在中国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作为一家外资自动化企业的事业部负责人,您是如何认识的?作为一家身处其中的外资企业,我们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缪竞红:正如您所说:任何一种经济的发展都不可能一味的高调前进,他是一个波浪式的,或者是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过程。
  事实上在菲尼克斯电气的德国总部的领导看到今天中国市场的变化时,他们一点都不惊奇,认为这是很自然的过程。因为他们已经历了N次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的经济起起落落,中国才在经历他的第一次或第二次大起落。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所经历的这些只是一个事物客观发展的阶段,所以我们不用惊慌,或者因此去做一些反规律的事情。
  中国三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其漂亮的数字掩盖了很多问题。一是以增长数字为标杆的粗放式发展,没有真正打造出自主的高端技术。在高速的经济发展中,整个社会以及企业被动地随着整个潮流在前行,很多问题没有时间被正常的以一种面向未来发展的方式处理,而是被忽略或以一种短视行为处理。
  经济增长放缓,这在今天是一个机会,我们的政府也能稍微冷静一点地思考我们未来需要合理的增长率就可以,也开始更加注重自主技术、发展质量,更加注重人与环境的协调发展。对于中国社会来说,这是一个好事情。
  二是从体制来说,中国不是一个成熟的、完全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国经济发展还需要更多理性的思考与科学决策。前面提到的产能过剩,一方面是高速发展带来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环境下发展的必然。当前的经济下滑,是否会使政府重新考虑地方经济发展与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关系,这也影响着中国经济是否会走上理性的、稳健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三是权利分配不公平也是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我非常遗憾地看到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历史文化使得我们民族到今天还存在着一定的等级观念,因此会常常出现一言堂的现象,领导在决策中处于主导地位,群策群荐的作用不大,即使有理性思考的人也会被淹没,所以较多错误的决策与投资使我们在错误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远。
  那么如我们这样的企业在中国这个庞大的社会体系中能做的是什么?一个企业是不能改变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制度缺陷,但我们依然可以做许多力所能及的事情。在过去的经济快速发展中虽然政府有非理性的业绩驱动,但是他仍然在努力有所作为,并把业绩建立在创造的价值基础上去承认一个人的价值,这是值得肯定的。从这个社会向着更加注重质量、环保、科学、平衡的发展角度上来说,自动化企业在这其中应该能做到的事情非常多,我们有很多的机会来实现一个优秀自动化企业的价值。

 

        记者:其实经济增长放缓对于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使我们的身体跑得太快,增长放缓可以让我们等回落在后面的灵魂。对于自动化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多年前我就了解到菲尼克斯电气开始从一个从器件制造商向系统和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转型,在当前这个大背景下,类似于菲尼克斯电气这样的一些自动化企业都会在随着国家经济转型中而大有可为。请您以菲尼克斯电气的转型为例,谈谈自动化企业或是行业在这个过程中在哪些领域可有作为?
  缪竞红:自动化企业的快速发展得益于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自动化企业随着三十年的发展,大家都进入了成人阶段,不再短视和急功近利地考虑发展。在当前的又一个经济拐点上,我们都站在了又一个十年的时间节点上来规划未来的长远发展。在未来社会,粗放式增长模式将逐步结束,而要致力于集约或精细化发展模式,作为一家自动化企业,我们也不再单独强调器件制造,而是更强调系统和解决方案业务。在上个世纪,菲尼克斯电气全球的战略委员会已经提出未来走向系统解决方案的发展方向,到2005年整个战略方案已经成型。在五年之后的2010年,整个公司产值达15亿欧元,全球有40多家子公司,标准产品覆盖广泛,如工业自动化类、电子类、连接类等,在电气自动化领域品牌地位稳固。基础搭建完毕后,系统和解决方案业务成为菲尼克斯电气整体走向2020年的战略决策。即菲尼克斯电气在过去器件业务的基础上做解决方案业务,这个解决方案不仅仅是自动化层面的,也不仅仅是行业解决方案,还包括产品组合解决方案等。这个多层次的解决方案业务中包括着专业的设计、服务、工程集成、软件编程等关键要素。
  在组织结构上,菲尼克斯电气一改过去五个产品事业部的设置,成立三个“segment”(事业群),代表三种业务模式:一是DC(Device Connectors),基于菲尼克斯电气在工业集成线路领域上千种专利技术的领先优势,面向PCB板这个层面的用户,关注用户对于电流、空间、颜色、接线方式等方面的需求,为客户提供标准产品和定制的solution;二是ICE(Industrial Components and Electronics),基于菲尼克斯电气在箱柜器件无人能及的产品宽广度,主要面对电气柜和控制柜领域用户,关注用户对柜中器件产品与功能要求相结合的产品组合式solution;三是CIS(Control and Industry Solutions),即控制系统和行业解决方案业务领域。基于产品线齐全的中高端PLC、IPC、HMI、驱动以及软件产品技术,为客户提供异于DC和ICE事业群的产品占比很少的深入的系统和行业解决方案。
  在此我重点介绍一下CIS业务,它是菲尼克斯电气重要新战略之一,其它国家的公司已在2012年1月1日开始正式运行,中国公司将于2013年1月1日正式运行。基于菲尼克斯电气90多年的工业行业应用发展积累,在新发展阶段下,从全球范围看,CIS未来将重点为以下三个主导方向提供行业系统深度解决方案。一是城市社会基础设施。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今天,全球城市人口已达35~50亿之间,在未来10至20年城市人口将达到70亿,针对于城市水处理、能源、交通等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三个行业的自动化将成为菲尼克斯电气关注的三个核心领域。二是传统汽车制造。菲尼克斯电气早先的发展就是受益于德国汽车工业的推动,在汽车工厂流程控制系统研发了多种控制器,开发了面向汽车工业的INTERBUS、PROFINET等现场总线协议,并发展成为全球标准。基于如此雄厚的技术积累,我们将从提供控制系统延伸到行业解决方案层面。三是新能源领域,包括风电、太阳能和油气(作为能源的一个分支)。基于菲尼克斯电气在冗余控制、安全控制、基于PROFINET的控制和先进的工业网络控制等技术上的优势,在与全球著名新能源供应商及其系统集成商的合作过程中积累了深厚的行业解决方案经验。
  这三大方向作为菲尼克斯电气CIS业务的全球战略。我想这也是类似于菲尼克斯电气的企业发展的主要战略选。

 

        记者:在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趋缓的经济形势下,作为CIS业务部门将如何去做好未来的发展?
  缪竞红:在控制市场上,CIS发展有两个方面:一是C(Control);二是IS(Industry Solution)。客户群不仅限于菲尼克斯电气全球战略中的三大方向,也向采用控制系统的DC、ICE的客户去拓展。
  在这个市场蛋糕暂时不再长大的情况下,如何发展我们的业务?重要的是提供CIS业务领域的solution。这个“solution”的内涵在于我们更多去关注了解工艺流程,进行相应项目的功能设计和调试,并在系统运行中支持客户解决各种实际问题。这种solution是对客户、客户应用以及他所处的不同阶段进行深入了解之后才能发展起来。在这个开放的业务领域,菲尼克斯电气也不是全能的,我们将与外援伙伴共同合作专注于专业的服务领域,但是我们要对solution进行全方位把握。
  CIS业务刚刚起步,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同时未来发展空间也很大。我认为这是菲尼克斯电气针对未来所做的一个英明的战略抉择。
  在中国市场上,除了上述全球战略中的三大方向以外,我们还会增加上烟草和高端装备制造行业,作为我们的战略方向。
  在过去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而非强国,原因在于粗放式的生产使得人们注重了量的扩大,而没有掌握真正的核心技术,从而在效率和能源利用等方面的应用体现都比较初级。在高端装备制造这个领域,CIS的发展空间很多,如控制精细化以及对具体工艺段的特别改造等,释放从粗放式生产向集约化发展的核心元素。在高端装备制造方面,菲尼克斯电气会更关注非标设备,包涵着更多行业应用的创新和KNOW HOW以及效率、环保的理念,它更能彰显出一个企业的真正技术综合实力。
  确实,在中国市场这个经济低迷期,给了我们一个能够沉下心来练内功,把各项决策措施真正落实到位的机会。但经济低迷是暂时的,而永恒的是自动化行业不断分工合作开放式的发展方向,我们仍然要以积极的心态,一步一个脚印的推进发展。


来源:《PLC&FA》


网友评论
欧特克

编辑推荐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