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助推了特朗普登总统宝座,但美国的工业根基如何维继?-国际金属加工网 - ca88亚洲城app

ca88亚洲城app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18年07月30日

去年,美国 CBS 电视台一部《America: Manufacturing Hope》的纪录片对宾夕法尼亚州 Erie 县进行了实地采访,见微知著,曾经作为美国老工业基地的五大湖区也因为制造业的衰落而形成“铁锈带”。

经济的变革影响了政治的走向,2016 年,特朗普的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似乎呼出了这个国家的许多人的心声。Erie 这个曾经民主党的票仓发生了转向,大多数人将选票投给了特朗普,寄希望于能够因此扭转地区衰落的颓势。

而在美国俄亥俄州第三大城市、著名的“美国制造业带”的核心托莱多市(Toledo),情况也没好到哪里。虽然托莱多市所在的卢卡斯县里更多的人选择了希拉里·克林顿,但支持比例还是要远远低于当年的奥巴马。

这主要归结为许多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加剧了他们的忧虑感,进而直接在选票上直接反映了出来。

实际上,据分析显示,假如当地工业生产中的机器人采用率降低 2%,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竞选中都很有可能是希拉里获胜。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总结说:“如果在他们所调查研究的时间段内机器人的采用率下降仅仅 2%,那么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就会转而支持希拉里·克林顿,也就意味着民主党会在选举中占据上峰。”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2017 年的一项研究,托莱多市的大都市区是美国机器人使用率最高的地区,平均每一千人就有 9 台机器人。在 2010 年,这里有 702 台机器人。到了 2015 年,这里的机器人的数量已经上升到了 2,374 台。现在的机器人数量肯定比这个数字还多。

今年 3 月的另一项研究估计,美国在 1967 年至 2014 年期间有 671,000 个工作岗位被自动化所代替,这个数量超过了因为国内竞争(比如限制工会权利的“劳动权益法案”)和对外贸易所引发的失业人数总和。

但是,对于许多政治家甚至经济学家来说,托莱多及其周边地区更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令这些市民焦虑的原因远远不止于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和就业机会的下降。

对于很多人来说,工作就定义了生活。而机器人和其它技术提升所带来的失业对有关社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技术方面的变化与文化、政治裹挟在一起,造成了一种社会景气向上大势已去的影像。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这一“事实”,认为他们赖以生存的社会契约和公序良俗正在解体。

例如,在托莱多,大部分吉普工厂都关闭了,数百人被解雇。裁员可能是暂时的,因为公司正在重新开发一款新的吉普车。但是,如果新车型销售量下降,综合生产量也会下降,那么美好的时光将会结束。那样的话,会有更多的人失业,取代他们的则会使效率更高的机器人。

短暂的美好时光

当地企业孵化器认为,在经历大概 30 年的这样的转型期的痛苦阶段之后,托莱多很快就会重新走回上正轨。而事实也似乎如此,吉普汽车的装配厂正在全速生产,惠而浦(Whirlpool)现在也在每天制造数千台洗衣机。整个托莱多市中心正在显示复兴的迹象。

但是这并没有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些许欣慰,城市里也并没有什么“快乐的日子又来了”的氛围。“现在的状况只是短暂的回光返照,”当地的 Doris Herringshaw 委员说,她和她的同事对未来保持“谨慎”的态度,“我们现在的感觉是,这一阵子好了一点,但我们希望这种状态能稍微保持的久一点。”

过去的惨重的经验已经给托莱多上了一堂课。过往的豪宅现在已经封上自己的窗户,好多豪宅门口都是多年未修剪的草坪和无人管理的人行道。曾经的精英社区的街道如此破落,以至于居民们说新任市长之所以会赢得选举就是因为她承诺会修葺这些豪宅。

尽管最近这里出现了经济利好的消息,但过去曾经是办公室或仓库的市中心建筑如今仍然空空如也,废弃多年。

在上次金融危机期间,克莱斯勒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它们的变速器在该地区生产)宣布破产。在 2010 年,这里的失业率高达近 14%。多年来,托莱多大都市区(包括周边县在内)的人口近年来一直在下降。

该地区领导人认为该地区经济遭受如此严重的衰退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自己未能适应新技术快速变革的大潮。因此,在经济衰退后,他们将重振经济的重点放在了缩小自己的“技能差距”上。他们希望创建一个新的“人力资源库”,Herringshaw 说,“现在需要有人能够维护机器人,与机器人一起工作,编写计算机程序。但基本的高中文凭已经满足不了这些了。”

那些参加了佩里斯堡彭塔职业中心(Penta Career Center)的罗伯特·戈尔登(Robert Golden)先进制造技术项目中的孩子们就是这项规划的首批受益者。他们在宽敞的厂房内工作,亲手操作短排钻床车床。甚至还有一台 fanuc LR Mate 200iD 机器人坐落在其中,等待学生程序员和操作员去学习。

经过较为专业系统的培训之后,这些人的工作技能状况大为改观,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没有毕业就找到了工作。

但是,当学生们正在接受这些技术培养的同时,他们或许不会意识到,自己脚下的土地上正在发生着其它的变化?

在这里很少有领导人会谈论人工智能或智能机器人。西北俄亥俄区域增长伙伴关系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Gary F. Thompson 则与众不同,他当然听说过这些新技术并且已经阅读了一些关于它们的内容。

但是当他与市长和其他当地领导人见面时,一想到这些技术带来的下一波自动化浪潮会使当前本就堪忧的就业现状更加雪上加霜,所以便没有人在会议中提起这一话题了。

不仅仅是政府官员,就连身处市场第一线的企业主也对这类较新的概念知之甚少。俄亥俄州 B-K 工具设计公司(B-K Tool and Design)总经理 Kevin Kahle 说,他们的客户也并不会谈论到 AI。因此在他的业务计划中,它也并没有对 AI 有特别关照。

要知道,B-K 可是该地区最大的设计和安装机器人系统的企业之一,他们的服务对象包括了从本田汽车制造商到各个小型独立厂商。然而最近他所忙的事依旧是招聘新员工,并试图让自己的产出跟上客户的需求,并没有时间去面对像 AI 这样概念模糊的东西。

的确,这些技术似乎仍然太深奥且模糊,以致于看上去无法对社区的政治或社会结构产生巨大的影响,尤其是现在没有人能够预测劳动力市场是否会随着新的科技产生重大的改变。与此同时,该地区还有眼前的各种其它需要集中注意力解决的事情,道路需要整修,建筑需要翻新,学生们也需要先接受完操作车床的培训才能获得现在提供的工作机会。

一些托莱多地区的领导人可能已经意识到,一颗技术“新星”正在朝他们这里飞来。但是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去处理这种如此不可预测的事情呢?为此他们强调了“终身学习”。从机器人培训营的初中生到工厂的员工,所有人都必须将自己的生活以一场漫长的战斗来对待,随时都要保持头脑清醒,以面对即将到来的新的技术潮流。

价值观的冲突

但或许普通的美国人并没有想这么远,他们更多地还是会选择面对现况发发牢骚。曾经在一家汽配工厂里工作的 Rickey 说:“我简直无法相信!”。当年与他一起进入工厂工作的 1600 名同事,如今只剩下大约 600 人。

但这不是 Rickey 如此激动的全部原因,当年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才真正令他他耿耿于怀。“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种竞选宣言并没有带来什么实际上的好处。“我始终无法相信当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投票给特朗普。”

Rickey 的想法仅仅限于个人,他指出,差不多十年前,奥巴马总统和国会民主党人曾经赞成利用国家力量拯救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公司,那件事对于他的生活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尽管如此,之后工厂里的工人对工资、退休、工作等依旧缺乏安全感。

“之前我们还会嘲笑机器人,”Rickey 的伙伴说道。“当它们第一次被搬进工厂时,动作非常缓慢。我们有时还会可以和它们比赛。但也正是因为机器人的出现,原本一条需要 18 人来工作的生产线,变得只需要 5 个人就可以顺利运行。”

“只要他们能用机器人取代我们,他们就会这么做。机器人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快,他们会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取代我们。”他说。

在托莱多很多人都说,新的技术就像日出一样不可阻挡。而它的必然性以及它的意义的不确定性,更是像厚厚的一层被子一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的确,民众们正在感到很孤单、 脆弱。他们经历过了全球化贸易、外包、衰退和机器人等各种大潮的冲击,接下来 很快就要迎来 AI 大潮。与此同时,像菲亚特·克莱斯勒等更多的公司,会越来越多地使用临时工。新工人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资。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报告”的工作草案建议各国政府,“工作性质的迅速变化极大地提高了企业调整劳动力的灵活性,同时也为那些从更具活力的劳动力市场中受益的工人提供了灵活性”,其实是用一种好听的说法来说: 劳动力不再必须是终身制,而可以是一次性的。

这些所带来的影响远远不只是对工作的影响而已,更多的是整个社会的感情问题。教堂、社区、邻里企业等社会组织形态都会消亡。而这是硅谷那些极客们不会想到的。

工程师和程序员似乎认为用相应数额的金钱上的承诺就可以弥补那些被新技术代替的失去的工作机会。但实际上,很多人工作并不是仅仅为了钱。是的,他们需要这笔钱,而且他们也想要这笔钱,但仅仅是因为钱并不是一个产业工人勤勤恳恳工作 40 年的全部原因。

他们还有责任、荣誉和使命等更多的情感。当他们站在生产线旁边,进行焊接或涂漆或用螺栓固定的工作,因为他们是在这个国家的一名汽车工人。他们可以骄傲的看看吉普的牧马人汽车、一个玻璃挡风或者一台惠而浦洗衣机,说道“那是我做的。”

也许没有人仅仅是因为科技的变革而投票给特朗普。但是当人们感到无助时,他们会倾向于选择相信,相信某个人或者某种信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某种自主权,帮助他们保留他们害怕失去的东西。


网友评论
雷尼绍

编辑推荐

相关主题